大連成三集團

誠信如山 德行天下
—— 成 三 集 團 ——

/
/
/
玉米市場受政策影響幾多變化

news center

新聞中心

資訊分類

玉米市場受政策影響幾多變化

  • 分類:行業動態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19-05-15 11:38
  • 訪問量:

【概要描述】“今年玉米做的太少了。”河北滄州一家國家儲備庫的負責人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說,他所在的糧庫今年三四月份共收購了5000噸玉米,當時的收購價為0.9元/斤左右,不久前剛剛以0.96元/斤的價格出售給了山東的飼料和淀粉加工企業。算下來,僅僅一個多月的時間,這5000噸玉米就升值了60萬元,這對于他們來說也算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2010年的玉米市場可謂扶搖直上,大部分地區的玉米價格處于2000元/噸上下,“玉米價格達到一元錢一斤,這是十年來都沒有過的。”中華油脂網首席信息官郭清保說。這一輪的玉米價格飛漲和這段時間不斷沖擊人們眼球和神經的大蒜、綠豆等各類農產品的價格上漲攪在一起,顯得有些“湊熱鬧”,但是作為我國最主要大宗農產品之一,玉米的價格漲跌所牽涉的影響絕非雜糧雜豆可以相比,它也有著自身更為復雜的演變邏輯。  價格飛漲背后  “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們的玉米供應出現了問題,”一位業界專家對記者說,“而之所以會出問題的原因是國家有關部門對2009年的玉米產量出現了誤判。”  根據國家糧食局的統計,全國21個玉米產量較大的省(區、市)總產量1.65億噸,其中東北三省一區的玉米產量為0.6億噸左右,約占國內玉米產量的36%,但是上述人士從2009年在黃淮地區和東北地區的考察結果判斷,玉米的產量普遍不好,而且品質不高。“因為政策在‘托市’,總不能說在‘托市’的情況下還減產吧,這導致對當年產量的判斷出現偏差。”而一旦實際供應緊張,市場的恐慌心理會快速增加。  其實,在去年的時候就不斷有業內人士提醒,我國的玉米產量減產比較嚴重,吉林糧食批發市場一位負責人就曾預計,東北地區玉米的減產可能達到1000萬噸,占總產量的兩成左右。而東北是全國玉米市場最主要的供應地,是國內玉米價格的風向標,這里聚集了眾多的玉米深加工企業,減產導致的供應減少使得這些企業不斷提高收購價格,迅速超越了國家發改委等部門2009年11月公布的東北地區平均約為0.75元/斤的臨時收儲價格,且一路上揚。  供應的減少卻偏偏趕上了需求的增加,突出的表現在玉米深加工企業上,“我們今年的經營情況和前兩年相比還是改善了不少,下游需求增加,至少不會虧損了。”華潤賽力士達玉米工業有限公司總經理劉君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說。  郭清保則告訴記者,“國家在2007年的時候提出限制工業用糧,但現在來看,當時提出限制的時候可能已經晚了。因為當時的背景下,很多項目已經上馬,今年工業用糧的回升確實比較厲害。”  劉君慶幸自己的企業前一段時間通過一些貿易商訂了大量的“合同玉米”,現在的庫存能夠保證企業生產至7月份,“但是也有很多企業停工,因為他們沒有及時儲備糧源。”加工企業普遍認為,當前最主要的就是兩個隱患:一是八九月份原料匱乏企業面臨停產風險,二是玉米價格不斷上漲企業喪失利潤空間甚至陷入虧損。政策轉向  玉米供應的突然緊張使得國家對市場的調控和供應變得極為謹慎。作為國家調控玉米市場的重要手段,國家臨時玉米的順價拍賣(即必須在不低于最低收購價的基礎上,加上相關倉儲保管費用之后進行拍賣)終于得以進行。從4月13日起,東北地區開始進行臨時儲備玉米的拍賣。這比去年的起拍時間提前了三個月。但一個月之后的5月14日,國家修改了東北臨時儲備玉米的拍賣規則,使得東北眾多的深加工企業被排除在了競拍資格范圍之外。這次的細則明確表示:參加競價交易的買受人為內蒙古、遼寧、吉林、黑龍江省(區)的飼料加工及養殖企業。同一買受人累計購買玉米的數量不得超過新糧上市前企業自身的需要量。買受人所購買的玉米僅限于企業自用,不得轉賣。  5月28日,承擔臨儲玉米拍賣職責的合肥國家糧食交易中心對細則再次作出修改,除了堅持上述競買人的范圍外,還特別強調:“企業營業執照上的經營范圍含酒精、淀粉等深加工產品的企業一律不得參加購買。飼料企業還需提供《飼料生產企業審查合格證》,并提供日加工飼料生產能力和玉米日需求量情況。養殖企業還需提供飼養家畜、家禽的數量及玉米日需求量情況。”  “但我覺得這解決不了什么問題,”一位東北的深加工企業負責人對記者說,“本身東北地區的飼料企業規模比較小,監管很難,不能保證企業不會將拍得的玉米拿出去倒賣。”  而缺糧的預期似乎已經成勢,與此相對應的是,近幾次拍賣的成交量都很高。在6月1日剛剛競價銷售的56.39萬噸2008年國家臨儲跨省移庫玉米中,除了河北省之外,浙江、福建、山東、廣東、廣西、海南六個聯網市場均為全部成交,市場對玉米的熱情可見一斑。  能否抑制  國家糧食局曹麗瑛副局長近期表示,國家有足夠的能力控制玉米價格的上漲,將繼續銷售臨時存儲玉米,只要市場有需求,國家將在臨時存儲玉米銷售完后,安排銷售國家儲備玉米。  “但是要知道,國家儲備不是輕易就能動的,供應充不充足和儲備是沒有關系的,因為國家儲備的政策是:輪出多少四個月之內還要輪進多少。”一位業內專家對記者說,“況且,由于不是口糧,所以我國的玉米國家儲備可能并不太多。”  現在看來,多虧了2008年在東北開始執行的國家臨時儲備糧食政策,這一本來出于保護東北農民利益與種糧積極性的舉措使得國家掌握了3500萬噸的玉米,也才使得應對此次玉米暴漲有些資本。  不過,這3500萬噸的臨時儲備玉米經過多輪拍賣之后已經所剩不多了。截至6月1日,臨儲玉米拍賣共計成交2705萬噸,再加上之前定向劃轉給加工企業的577萬噸,目前國家手中所剩的臨儲玉米數量僅剩200萬噸左右,已經支撐不了多久。  “這個市場在7月~9月份,新玉米上市之前,市場供應緊張局面不會緩解,如果國家真的動用儲備玉米的話,可能會好一些。而如果新產玉米保持一個增幅的話,市場價格持續上漲的動能就不會太強。但由于今年氣候的異常,雖然播種面積增加了但是大家對于后市普遍沒有信心。”郭清保說。

玉米市場受政策影響幾多變化

【概要描述】“今年玉米做的太少了。”河北滄州一家國家儲備庫的負責人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說,他所在的糧庫今年三四月份共收購了5000噸玉米,當時的收購價為0.9元/斤左右,不久前剛剛以0.96元/斤的價格出售給了山東的飼料和淀粉加工企業。算下來,僅僅一個多月的時間,這5000噸玉米就升值了60萬元,這對于他們來說也算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2010年的玉米市場可謂扶搖直上,大部分地區的玉米價格處于2000元/噸上下,“玉米價格達到一元錢一斤,這是十年來都沒有過的。”中華油脂網首席信息官郭清保說。這一輪的玉米價格飛漲和這段時間不斷沖擊人們眼球和神經的大蒜、綠豆等各類農產品的價格上漲攪在一起,顯得有些“湊熱鬧”,但是作為我國最主要大宗農產品之一,玉米的價格漲跌所牽涉的影響絕非雜糧雜豆可以相比,它也有著自身更為復雜的演變邏輯。  價格飛漲背后  “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們的玉米供應出現了問題,”一位業界專家對記者說,“而之所以會出問題的原因是國家有關部門對2009年的玉米產量出現了誤判。”  根據國家糧食局的統計,全國21個玉米產量較大的省(區、市)總產量1.65億噸,其中東北三省一區的玉米產量為0.6億噸左右,約占國內玉米產量的36%,但是上述人士從2009年在黃淮地區和東北地區的考察結果判斷,玉米的產量普遍不好,而且品質不高。“因為政策在‘托市’,總不能說在‘托市’的情況下還減產吧,這導致對當年產量的判斷出現偏差。”而一旦實際供應緊張,市場的恐慌心理會快速增加。  其實,在去年的時候就不斷有業內人士提醒,我國的玉米產量減產比較嚴重,吉林糧食批發市場一位負責人就曾預計,東北地區玉米的減產可能達到1000萬噸,占總產量的兩成左右。而東北是全國玉米市場最主要的供應地,是國內玉米價格的風向標,這里聚集了眾多的玉米深加工企業,減產導致的供應減少使得這些企業不斷提高收購價格,迅速超越了國家發改委等部門2009年11月公布的東北地區平均約為0.75元/斤的臨時收儲價格,且一路上揚。  供應的減少卻偏偏趕上了需求的增加,突出的表現在玉米深加工企業上,“我們今年的經營情況和前兩年相比還是改善了不少,下游需求增加,至少不會虧損了。”華潤賽力士達玉米工業有限公司總經理劉君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說。  郭清保則告訴記者,“國家在2007年的時候提出限制工業用糧,但現在來看,當時提出限制的時候可能已經晚了。因為當時的背景下,很多項目已經上馬,今年工業用糧的回升確實比較厲害。”  劉君慶幸自己的企業前一段時間通過一些貿易商訂了大量的“合同玉米”,現在的庫存能夠保證企業生產至7月份,“但是也有很多企業停工,因為他們沒有及時儲備糧源。”加工企業普遍認為,當前最主要的就是兩個隱患:一是八九月份原料匱乏企業面臨停產風險,二是玉米價格不斷上漲企業喪失利潤空間甚至陷入虧損。政策轉向  玉米供應的突然緊張使得國家對市場的調控和供應變得極為謹慎。作為國家調控玉米市場的重要手段,國家臨時玉米的順價拍賣(即必須在不低于最低收購價的基礎上,加上相關倉儲保管費用之后進行拍賣)終于得以進行。從4月13日起,東北地區開始進行臨時儲備玉米的拍賣。這比去年的起拍時間提前了三個月。但一個月之后的5月14日,國家修改了東北臨時儲備玉米的拍賣規則,使得東北眾多的深加工企業被排除在了競拍資格范圍之外。這次的細則明確表示:參加競價交易的買受人為內蒙古、遼寧、吉林、黑龍江省(區)的飼料加工及養殖企業。同一買受人累計購買玉米的數量不得超過新糧上市前企業自身的需要量。買受人所購買的玉米僅限于企業自用,不得轉賣。  5月28日,承擔臨儲玉米拍賣職責的合肥國家糧食交易中心對細則再次作出修改,除了堅持上述競買人的范圍外,還特別強調:“企業營業執照上的經營范圍含酒精、淀粉等深加工產品的企業一律不得參加購買。飼料企業還需提供《飼料生產企業審查合格證》,并提供日加工飼料生產能力和玉米日需求量情況。養殖企業還需提供飼養家畜、家禽的數量及玉米日需求量情況。”  “但我覺得這解決不了什么問題,”一位東北的深加工企業負責人對記者說,“本身東北地區的飼料企業規模比較小,監管很難,不能保證企業不會將拍得的玉米拿出去倒賣。”  而缺糧的預期似乎已經成勢,與此相對應的是,近幾次拍賣的成交量都很高。在6月1日剛剛競價銷售的56.39萬噸2008年國家臨儲跨省移庫玉米中,除了河北省之外,浙江、福建、山東、廣東、廣西、海南六個聯網市場均為全部成交,市場對玉米的熱情可見一斑。  能否抑制  國家糧食局曹麗瑛副局長近期表示,國家有足夠的能力控制玉米價格的上漲,將繼續銷售臨時存儲玉米,只要市場有需求,國家將在臨時存儲玉米銷售完后,安排銷售國家儲備玉米。  “但是要知道,國家儲備不是輕易就能動的,供應充不充足和儲備是沒有關系的,因為國家儲備的政策是:輪出多少四個月之內還要輪進多少。”一位業內專家對記者說,“況且,由于不是口糧,所以我國的玉米國家儲備可能并不太多。”  現在看來,多虧了2008年在東北開始執行的國家臨時儲備糧食政策,這一本來出于保護東北農民利益與種糧積極性的舉措使得國家掌握了3500萬噸的玉米,也才使得應對此次玉米暴漲有些資本。  不過,這3500萬噸的臨時儲備玉米經過多輪拍賣之后已經所剩不多了。截至6月1日,臨儲玉米拍賣共計成交2705萬噸,再加上之前定向劃轉給加工企業的577萬噸,目前國家手中所剩的臨儲玉米數量僅剩200萬噸左右,已經支撐不了多久。  “這個市場在7月~9月份,新玉米上市之前,市場供應緊張局面不會緩解,如果國家真的動用儲備玉米的話,可能會好一些。而如果新產玉米保持一個增幅的話,市場價格持續上漲的動能就不會太強。但由于今年氣候的異常,雖然播種面積增加了但是大家對于后市普遍沒有信心。”郭清保說。

  • 分類:行業動態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19-05-15 11:38
  • 訪問量:
詳情
“今年玉米做的太少了。”河北滄州一家國家儲備庫的負責人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說,他所在的糧庫今年三四月份共收購了5000噸玉米,當時的收購價為0.9元/斤左右,不久前剛剛以0.96元/斤的價格出售給了山東的飼料和淀粉加工企業。算下來,僅僅一個多月的時間,這5000噸玉米就升值了60萬元,這對于他們來說也算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2010年的玉米市場可謂扶搖直上,大部分地區的玉米價格處于2000元/噸上下,“玉米價格達到一元錢一斤,這是十年來都沒有過的。”中華油脂網首席信息官郭清保說。這一輪的玉米價格飛漲和這段時間不斷沖擊人們眼球和神經的大蒜、綠豆等各類農產品的價格上漲攪在一起,顯得有些“湊熱鬧”,但是作為我國最主要大宗農產品之一,玉米的價格漲跌所牽涉的影響絕非雜糧雜豆可以相比,它也有著自身更為復雜的演變邏輯。   價格飛漲背后   “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們的玉米供應出現了問題,”一位業界專家對記者說,“而之所以會出問題的原因是國家有關部門對2009年的玉米產量出現了誤判。”   根據國家糧食局的統計,全國21個玉米產量較大的省(區、市)總產量1.65億噸,其中東北三省一區的玉米產量為0.6億噸左右,約占國內玉米產量的36%,但是上述人士從2009年在黃淮地區和東北地區的考察結果判斷,玉米的產量普遍不好,而且品質不高。“因為政策在‘托市’,總不能說在‘托市’的情況下還減產吧,這導致對當年產量的判斷出現偏差。”而一旦實際供應緊張,市場的恐慌心理會快速增加。   其實,在去年的時候就不斷有業內人士提醒,我國的玉米產量減產比較嚴重,吉林糧食批發市場一位負責人就曾預計,東北地區玉米的減產可能達到1000萬噸,占總產量的兩成左右。而東北是全國玉米市場最主要的供應地,是國內玉米價格的風向標,這里聚集了眾多的玉米深加工企業,減產導致的供應減少使得這些企業不斷提高收購價格,迅速超越了國家發改委等部門2009年11月公布的東北地區平均約為0.75元/斤的臨時收儲價格,且一路上揚。   供應的減少卻偏偏趕上了需求的增加,突出的表現在玉米深加工企業上,“我們今年的經營情況和前兩年相比還是改善了不少,下游需求增加,至少不會虧損了。”華潤賽力士達玉米工業有限公司總經理劉君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說。   郭清保則告訴記者,“國家在2007年的時候提出限制工業用糧,但現在來看,當時提出限制的時候可能已經晚了。因為當時的背景下,很多項目已經上馬,今年工業用糧的回升確實比較厲害。”   劉君慶幸自己的企業前一段時間通過一些貿易商訂了大量的“合同玉米”,現在的庫存能夠保證企業生產至7月份,“但是也有很多企業停工,因為他們沒有及時儲備糧源。”加工企業普遍認為,當前最主要的就是兩個隱患:一是八九月份原料匱乏企業面臨停產風險,二是玉米價格不斷上漲企業喪失利潤空間甚至陷入虧損。 政策轉向   玉米供應的突然緊張使得國家對市場的調控和供應變得極為謹慎。作為國家調控玉米市場的重要手段,國家臨時玉米的順價拍賣(即必須在不低于最低收購價的基礎上,加上相關倉儲保管費用之后進行拍賣)終于得以進行。從4月13日起,東北地區開始進行臨時儲備玉米的拍賣。這比去年的起拍時間提前了三個月。但一個月之后的5月14日,國家修改了東北臨時儲備玉米的拍賣規則,使得東北眾多的深加工企業被排除在了競拍資格范圍之外。這次的細則明確表示:參加競價交易的買受人為內蒙古、遼寧、吉林、黑龍江省(區)的飼料加工及養殖企業。同一買受人累計購買玉米的數量不得超過新糧上市前企業自身的需要量。買受人所購買的玉米僅限于企業自用,不得轉賣。   5月28日,承擔臨儲玉米拍賣職責的合肥國家糧食交易中心對細則再次作出修改,除了堅持上述競買人的范圍外,還特別強調:“企業營業執照上的經營范圍含酒精、淀粉等深加工產品的企業一律不得參加購買。飼料企業還需提供《飼料生產企業審查合格證》,并提供日加工飼料生產能力和玉米日需求量情況。養殖企業還需提供飼養家畜、家禽的數量及玉米日需求量情況。”   “但我覺得這解決不了什么問題,”一位東北的深加工企業負責人對記者說,“本身東北地區的飼料企業規模比較小,監管很難,不能保證企業不會將拍得的玉米拿出去倒賣。”   而缺糧的預期似乎已經成勢,與此相對應的是,近幾次拍賣的成交量都很高。在6月1日剛剛競價銷售的56.39萬噸2008年國家臨儲跨省移庫玉米中,除了河北省之外,浙江、福建、山東、廣東、廣西、海南六個聯網市場均為全部成交,市場對玉米的熱情可見一斑。   能否抑制   國家糧食局曹麗瑛副局長近期表示,國家有足夠的能力控制玉米價格的上漲,將繼續銷售臨時存儲玉米,只要市場有需求,國家將在臨時存儲玉米銷售完后,安排銷售國家儲備玉米。   “但是要知道,國家儲備不是輕易就能動的,供應充不充足和儲備是沒有關系的,因為國家儲備的政策是:輪出多少四個月之內還要輪進多少。”一位業內專家對記者說,“況且,由于不是口糧,所以我國的玉米國家儲備可能并不太多。”   現在看來,多虧了2008年在東北開始執行的國家臨時儲備糧食政策,這一本來出于保護東北農民利益與種糧積極性的舉措使得國家掌握了3500萬噸的玉米,也才使得應對此次玉米暴漲有些資本。   不過,這3500萬噸的臨時儲備玉米經過多輪拍賣之后已經所剩不多了。截至6月1日,臨儲玉米拍賣共計成交2705萬噸,再加上之前定向劃轉給加工企業的577萬噸,目前國家手中所剩的臨儲玉米數量僅剩200萬噸左右,已經支撐不了多久。   “這個市場在7月~9月份,新玉米上市之前,市場供應緊張局面不會緩解,如果國家真的動用儲備玉米的話,可能會好一些。而如果新產玉米保持一個增幅的話,市場價格持續上漲的動能就不會太強。但由于今年氣候的異常,雖然播種面積增加了但是大家對于后市普遍沒有信心。”郭清保說。
關鍵詞:

掃二維碼用手機看

大連成三集團

地址:遼寧省大連市普灣新區炮臺鎮長嶺村

Copyright2019 大連成三集團 遼ICP備10006685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大連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